<em id="977tr"></em>

                    工人日報:【班組現場】父親和他一樣明白

                    發布時間:2021-02-23 【字體:

                      傅超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爸爸,今天胃疼了嗎?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胃還是老樣子,就是想你,盼著你過完節能回家陪爸住些天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2月18日,牛年春節后開工首日,皇后園站值班站長劉亞晶掛斷打給父親的電話,內心充滿了愧疚和酸楚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皇后園站是北同蒲線和石太線交匯點,又是西南環線的起點,行車、調車作業繁忙,每日接發客車17對,貨車50余對,確保安全暢通的重要性不言而喻。劉亞晶作為皇后園車站的一名班組長兼黨支部書記,盯控客車接發、穿正調車,定時防溜檢查、添乘調車作業、站場封堵巡視,每一項工作都不能落下,每個班行走3萬多步已成常態,下了夜班,常常是腰酸腿疼,頭昏腦漲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緊張忙碌的工作之余,最讓他牽掛的是在忻州老家的老父親。他的父親年近八旬,身患胃病多年,加之老伴過世不久,每日獨自在胃痛和思念親人中煎熬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我爸胃痛時,需要按壓腹部緩解疼痛,他自己按不動,我又不在身邊,只能在枕邊常備一根搟面杖應急。”劉亞晶愧疚地說,有時實在疼得難受,父親只能打電話找鄰居幫忙。對老父親來說,兒子能守在自己身邊,胃痛時給按按肚子,成為最大的奢望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雖然太原忻州相距不過70公里,開車也就1個小時,但因為工作原因,劉亞晶經常兩三個月也不能見父親一面,思子心切的父親只有通過打電話排解思念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每天父親都會打來三五通電話,劉亞晶的回復常常是:“爸,我在上班,一會下班打給你。”“爸,我下班了,還在學習,一會學完打給你。”
                      因為疫情影響,1小時的車程也變成了遙不可及。春節期間,劉亞晶從網上給父親置辦了一大堆年貨,不能回到父親身邊過年的他,只能通過物質滿足來彌補遺憾。
                      “買得太多了,我一個人也吃不了,回不來也沒有關系,工作為重,自己多保重身體,你不用為我操心……”聽著電話那頭父親蒼老的聲音,劉亞晶的眼眶濕潤了。他知道,父親和他一樣明白,既然選擇了鐵路,就選擇了奉獻。 
                    附件:
                    回到頂部
                    国产老司机免费福利视频 - 在线 - 视频观看 - 影视资讯 - 冬季网